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广西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21:24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广西白癜风,天津如何治白癜风,济宁治白癜风的专家,上海能否根治白癜风 ,临沂治白癜风,凉城白癜风医院,玉田白癜风医院

长江天险与巍峨蜀山,阻隔了外部势力进入与内部势力的外张。诸葛亮六出祁山之艰辛,李白感叹“蜀道难”,每每外族入侵,蜀地往往成为抵抗的最后一块净土;由于独特的地理与人文环境,革命火种更易于在此燎原。

明末清初人欧阳直公在《蜀警录》说,“天下未乱蜀先乱,天下已治蜀后治”。川人享受着“天府之国”的天赐恩泽,也遭受着人世间的磨难。从抗金抗元到近现代的工农武装革命、抗日战争、朝鲜战争,川人的韧性、血性与德性,在激荡年代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诗篇。

巴蜀之韧性,攻不下的城与打不倒的人

十三世纪下半叶,蒙古帝国雄霸天下,铁蹄在欧亚大陆横冲直撞。在东方,中原地区与云南已沦陷,蒙军对南宋形成侧翼包抄之势。只要拿下巴蜀,再顺江东下江南,征服整个南宋版图便指日可待。

合川钓鱼城,成为阻击蒙军的一道雄关。兵临城下,城内守将王坚、张珏指挥高明,四川军民团结一心,誓死保钓鱼城。蒙军多次攻城均未成功。1259年6月,蒙哥亲上第一线,被炮石击伤。此时,有“四川虓将”之称的张珏,命人“取鱼二尾,重三十斤,蒸面饼数百”(《合州志》)扔到蒙古军中,并附信:“尔北兵可烹鲜食饼。再守十年,亦不可得也。”

沿长江东下出川抗战的川军,四川古道多沿江岸而行,部队行进十分困难,这张照片反映了当时出川部队搬运辎重越过山崖时的情形。

蒙哥看信后,愤激至极,恨言:“以后攻下此城,一定要杀尽城里所有人!”随后,他在军队撤退到金剑山温汤峡时,伤痛迸发,一命呜呼。

1279年,蒙哥兵败钓鱼城后20年、元朝建立8年后,这个巴蜀的小城,还独自顽强地抵抗着异族。最后,王坚的儿子王立任守将,见国破家亡,大势已去,与忽必烈和谈,在忽必烈答应不伤城中百姓后,开城投降。王立与30多名将领随后自杀殉国。

斗转星移,时光荏苒。1927年早春2月的一天,陈毅与几名同志登上钓鱼城。护国寺的大门上一幅石刻对联:“城号钓鱼,三江送水开巴堑;寺名护国,孤嶂飞云控蜀江。”读罢,大家感叹不已。

陈毅盛赞守军民族气节,临危不苟,沉默半晌后,他随口吟诗:“钓鱼城何处?遥望一高原。壮烈英雄气,千秋尚凛然。”

当时,陈毅与四川同仁朱德、刘伯承一起,参加了泸顺起义。起义失败后,陈毅搭乘民生公司小客轮到达合川小南门码头,后被28军第三师政治部副主任陈梦云、宣传科长范英士接到文庙安顿下来。

随后,陈毅用陈仲弘之名在陈书农部以政治部组织科长名义做工会、群众及学生的革命宣传工作。正是在这期间,他登上了钓鱼城。

革命陷入暂时的危局,前路布满荆棘。川人不屈从的基因,在历史之河无声流淌、沉积,播出了耀目而坚韧的红色之花,并在逆境与磨难中成长、繁茂。

南昌起义后,国民党调兵遣将,“讨伐”起义军。经过三河坝战役,红军只剩下两千多人,不少人要“散伙”。

关键时刻,朱德站出来说:“大家不要散,我们还有人有枪,就一定有办法!”朱德把剩余的部队控制住,行军到江西安远天心圩,两千多人跑得只剩800。如果这800人散掉了,南昌起义片甲不留,未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奠基也将就此崩溃。

革命危急关头,朱德在天心圩军人大会上,激情澎湃地说:“大革命是失败了,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!但是我们还是要革命的。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;不革命的可以回家!不勉强!”朱德的信心感染了剩余的战士,保存了革命仅存的有生力量。

这种韧性品质,同样在邓小平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1933年5月,由于抵制党内“左”倾错误路线,邓小平被撤销江西省委宣传部部长职务并受到党内“最后严重警告”处分,与妻子金维映离婚。这是邓小平一生中“三落三起”的“第一落”。

当时,邓小平又重操“油印博士”的旧业,主编《红星》报。邓小平干得十分欢喜、认真,长征开始后,他白天和红军指战员们一起行军作战,谈天说笑,一到宿营地后就开始搜集各军团的战况。

邓小平每受挫折,旁人倒是忧心忡忡、悲观失望,而他本人却在艰苦的岁月里保持着乐观豁达的态度,犹如坚韧的忍冬草,在严冬冰雪之下沉默守候,春暖之时,蓬勃绽放,暗香沁人心脾。

攻不下的城,打不倒的人,诠释了川人为军之韧性。

血性慑沙场,咏不完那些英雄赞歌

1916年3月中旬,24岁的刘伯承指挥川东护国军第四支队,在丰都、涪陵一带侧击北洋军,策应在泸州纳溪与北洋军激战的护国军。在一次战斗中,刘伯承眼部被子弹击穿。由于袁世凯的政府正在通缉刘伯承,他到处逃跑,耽误了治疗,伤口开始腐烂。他的一名副官找来一个箩筐,把他从涪陵抬到重庆,请了一个德国医生给他治眼睛。

得知打麻醉药日后对大脑神经功能有影响,刘伯承坚决向德国医生要求,动手术不能用麻醉。德国医生使用锋利的手术刀,先将腐烂了的眼球挖掉,然后,一刀一刀修割眼眶里面的腐肉。

刘伯承的长子刘太行向记者讲述,当时,刘伯承一直坐在那儿,一动不动,手术前后做了三个多小时,他面不改色。等包扎完毕,医生见他扶着的椅柄上浸满了汗水,就问他很疼吧。刘伯承说:“这算不了什么,才割了74刀嘛,小意思!”医生惊异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刘伯承说:“你每拉一刀,我就暗记一数。错不了,错不了。”医生翘起大拇指说:“了不起,了不起,你才是真正的中国好汉,你真是军神!”

抗战时期,川人的血性更是催生出“无川不成军”的说法。

1938年3月,在台儿庄会战中,身处滕县的川军第41军前敌总指挥王铭章得到的最高命令是“死守滕县,等待援军”。激战三天三夜,孤立无援下滕县陷入日军包围。第4日午后,见援军无望,王铭章发出“决心死拼,以报国家”电报后,发起最后冲击,壮烈殉国。

在台儿庄战役中壮烈殉国的川军名将王铭章。

其他部队的战斗同样惨烈,据川军第20军第124师第805团团部少尉见习官胡忆初回忆:“战壕逐渐被战士的血肉填满了,此时死尸堆集竟比战壕还高,活着的人是用先烈的血肉作掩体,继续打击敌人的……”

川军后来被分化到各个战区各个部,他们以硬战、血战闻名,在台儿庄战役、万家岭战役、昆仑关战役等诸多大战中,奋勇杀敌,威震战场。

新中国成立后,血性川人在沙场上续写着悲壮的传奇。

1951年5月,志愿军第三兵团第60军180师在朝鲜战场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受挫后,四川人文荣德就任180师538团副团长,于当年7月带着四川西部的3000人奔赴朝鲜战场。

文荣德的儿子文国林向记者讲述,文家在父亲这一辈共有5人参军,半年内就牺牲了4人,只有父亲一个人活着回来。当初带着去朝鲜的那3000个四川老乡,大部分都牺牲了。

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一名专家告诉廉政瞭望记者,在中印边界反击战和中越自卫反击战中,四川籍士兵同样是最多的,他们以坚韧不拔的作风著称,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乐至人罗光燮1960年8月应征入伍。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开始后,他所在工兵排在清除侵华印度军队的一个重要军事据点时,遭到印军炮火拦击,伤亡惨重。这时,他挺身而出,冲进雷区,不慎触发一颗被积雪覆盖着的地雷,左脚被炸掉,陷入昏迷。

罗光燮苏醒后,印军炮火仍在继续,为了给冲锋部队争取时间,他义无反顾地向前滚去,以身体引爆地雷,直至壮烈牺牲,年仅21岁。在他的身后,出现了一条6米宽的通道。

史成林现在是某国有银行分行的保卫科长,他向廉政瞭望记者讲述起亲身经历的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。当时条件艰苦,蚂蝗、蚊子、毒蛇泛滥,早上起床,有时蚂蝗和蛇都钻进裤筒了,敌人还往水中投毒。队伍里四川老乡有三分之一,一聊天说到是四川人,大家都有种亲切感。但沙场残酷,昨天的兄弟,今天就可能阴阳相隔。

“在谅山和老山战役中,四川人都是拼在最前面的。战争惨烈得很,但这就是我们川人该有的血性,我们军队该有的军魂。”史成林说。

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指出:威武之师还得威武,军人还得有血性。自古以来,天造的峻峰与险道,练就了川人之军独有的韧性与血性,作为建设现代化军队的精神遗产,仍然熠熠生辉。

至诚之德性,绕不开家国情怀

有人“为‘盆地意识’画像”,其中有“自足处优,怡然自得”、“只尚玄谈,不思进取”的论述。

川人小富即安,争霸之心不显,有地理与人文的双重渊源。唐朝安史之乱时,唐玄宗入蜀避难,成都成为唐朝行都。此时天下大乱,唯独蜀中呈现出一派安逸闲适的气氛,成为皇室及衣冠之族避乱之境。

当时杜甫在成都,虽有茅屋为秋风所破的窘迫,但日子终究还算小康。从当时他写的诗中,可以窥见蜀人的心态,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”皇帝来了与我何干,我伤我的春,喝我的酒。

历史上的四川,在天下动荡时多以“割据”“避祸”为特征。故有人说,川人内战外行,外战内行。在群雄逐鹿时,川人往往扮演着毫不起眼的角色,至现代,这种人文惯性依旧在,以致有人说“四川人打仗不行”。

但在民族危难、江山倾覆之际,川人却每每迸发惊人的能量。大义当前,川人一定当仁不让。

“七七事件”爆发后,国民政府在南京筹备召开国防会议。刘湘的秘书长邓汉祥与他一同前往南京参会。据邓汉祥回忆,刘湘坚决反对蒋介石的“攘外必先安内”政策,提出“四川可出兵30万,供给壮丁500万,供给粮食若千万石……四川所有人力财力,均可贡献于国家。”刘湘告诉邓汉祥:“过去打了若干年的内战,报不出账来,今天有了抗战的机会,不能不尽力报国,争取个人在历史上的篇幅。”

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告诉记者:“川军的最大特点是家国情怀重,四川人对国家统一、民族团结的观念尤为强烈。”一旦价值与情怀落地,川人潮鸣电掣,迸发出的战斗力常能在战场威慑敌军。

王者成赠送给儿子王建堂的“死”字旗。

当时,四川安县曲山镇的一位小学教员王建堂,主动请缨,杀敌报国。很多志同道合的青年纷纷响应,他们组成了一支170多人的队伍,取名“川西北青年请缨杀敌队”。

王建堂的父亲王者成得知儿子要为国尽忠,赠送给儿子的竟是一面“死”字旗。川人的家国情怀,由此彰显。 

解放战争期间,原来在战场上奋力抗击日寇的川军将帅,多数人不愿意再看到内斗流血,纷纷以天下大义为重,起义投诚,加入解放军。

1949年11月30日,重庆解放,蒋介石逃到成都的第二天,就来到军阀刘文辉家访问,观察其动静。

12日9日,刘文辉以西康省主席兼第二十四军军长名义和邓锡侯、潘文华联名起义通电。起义后,刘文辉部队立即投入战场,时空不同,其战斗力与往日军阀内斗时大相径庭。刘部在邛崃、蒲江地区截断了胡宗南部逃跑通道,并顽强抗击胡部的反攻,有力地协助解放军全歼胡宗南集团。

包容、厚德孕育于巴山蜀水间,养成了四川军人的大义不失,小节不亏。在革命元勋中,几位四川老帅仁义、乐观、忠厚等品质,也备受人称道。

长征途中,朱德作为红军总司令,他坚如磐石的革命信念和万难不屈的意志,得到了毛泽东的赞誉:“度量大如海,意志坚如钢。”

陈毅在梅岭被国民党军队围困,以乐观的精神写成一组带有绝笔性质的诗篇《梅岭三章》。“后死诸君多努力,捷报飞来当纸钱。”“取义成仁今日事,人间遍种自由花。”

聂荣臻一生耿直忠厚,不管是对人对事,都讲原则,绝不搞人情交易。据杨成武将军回忆,1967年7月下旬,毛泽东谈到聂荣臻时说:“聂荣臻是个厚道人。”作家魏巍1985年在写给聂荣臻的祝寿诗中也说:“一生厚道人称赞,千秋风流一元戎。”

抗战时期,川军到达山东滕县,民众夹道欢迎。城中有一位绅士黄馥堂,写诗曰:“川军将帅皆韩岳,岂有神州竟陆沉!”四川军人都是韩世忠和岳飞那样的民族英雄,有他们在,神州大地岂能沉沦!

廉政瞭望——中国最精致的反腐败新媒体

微信ID:lzlwzz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北如何治疗白癜风